漫说青滩的姐儿——三姐的传说

2018-06-04 23:19 admin
“打新滩来绞新滩,祈盼水神保平安;血汗累干船打烂,要过新滩难上难。”
  这里说的“新滩”,其实就是传说中的青滩。
    一说起青滩,老一辈跑船的和拉纤的总有说不完的故事......
      故事中除了青滩的险恶,还有就是青滩的姐儿。。。。。。
        青滩的姐儿漂亮是无容置疑的事实,青滩的姐儿中,跑船的船老大和拉纤的纤夫中
                                                  摆得最多的就数三姐了
三姐姓姜还是姓羌已无从考证了,反正在船老大和纤夫的口中,当时的三姐不只是
  青滩的美人,就连泄滩的妹儿都不能和她相提并论。。。。。。
    三姐泼辣,三姐漂亮,三姐的肌肤雪白,三姐的眼神销魂,就连久经风浪的船老大也不敢
      一直盯着三姐看,不然端起的酒杯忘了喝,张开的嘴巴忘了闭,不经意间嘴角还会流出
        一根不知是酒水还是口水的细丝。。。。。。
          三姐的男人是挖煤的,一次岩崩掩埋了小煤窑,也摧垮了三姐的小家。。。。。。
            两张小嘴要吃饭,女人家拿什么来养家?温柔的三姐从此变得泼辣,索性在河边窝棚边
  开了个小酒馆,三姐还能把船老大们提来的鱼儿用青三椒煮出像她那种勾魂的味道来。。。。。
    从此更加丰富了三姐的传说,特别是她和一个年轻健壮的船老大的风流韵事更是在川江上
      广为流传。。。。。。
        三姐命硬,三姐泼辣,三姐风流,三姐放知道有一天荡。。。在喜欢和不喜欢她的人们之间演绎出多个版本。。。。。。。
  直到有一天,那位传说中的年轻船老大经历九死一生跑船归来,再也不见那间熟悉小屋,展现在他面前的只是一马平川的泥石流流过的乱石滩。。。。。。
  跑船的、拉纤的也再也没在川江上听见过那位年轻的船老大那悠扬而高亢的川江号子。。。
    直到有一天,那位曾经年轻健美的船老大就像河边的枯木一样被岁月变成了风烛残年的老者,他还是没忘记那能让人牵肠挂肚一生的那种青三椒煮出来的鱼的味道。。。。。。
  经过多年的苦心摸索,他也终于煮出了那种记忆中的味道。。。直到有一天,就在他喝完最后一滴汤的时候,碗却啪地一声摔倒了地上,夕阳的余晖为他最后的一丝微笑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三姐,纤夫,船老大。。。。
 
      青滩,青锅,青三椒。。。。。。